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> 新闻频道热点

哥廷根大学教授朱晨畅说 女性将给数学注入新风格

  • 2019-07-11 11:12:52

2014年,数学家Maryam Mirzakhani成为第一位获得菲尔兹奖的女性。2019年,Karen Uhlenbeck成为第一位获得阿贝尔奖的女性。如今,越来越多的女性投身于数学研究,为数学这门古老的学科注入新的特质,朱晨畅便是其中一位。曾经从Uhlenbeck那里获得鼓励,选择数学作为终生志业的朱晨畅如今已经成为近代数学的圣地——哥廷根大学的教授。每日踏着前辈数学家高斯、黎曼、希尔伯特、诺特的足迹,那是怎样的人生体验呢?请看《返朴》专访朱晨畅。

5月21日的挪威奥斯陆,迎来了阿贝尔奖创立以来的第一位女性得主Karen Uhlenbeck。这是一个让世界各地的女数学家感到振奋的消息。

此时,隔着波罗的海,在德国哥廷根的女数学家朱晨畅,更是难掩心中的激动:

“我为Karen感到高兴。学生时代我参加了两次她组织的WAM(女性与数学)会议。在那之前我对自己的未来想得不多。Karen和其他女数学家、女博士后向我展示了一种新的可能性:我也许可以选择数学作为终生志业,即便是女生,也是极有可能的!”

而今,这位昔日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牌得主、哥廷根大学教授,正努力把当年从Uhlenbeck那里获得的鼓励,传递给更年轻的女性数学研究者。“虽然一直以来数学都是一个男性主导的学科,但情况正在发生改变。”越来越多女数学家加入到这个社群中,不仅带来了诸多突破性的数学成果,也在缓慢重塑着数学本身的“气质”。

在朱晨畅看来,数学界这个有着两三千年历史的复杂系统,正向着“刚柔并济,阴阳调和”的新平衡态演变。而这也势必会催生出全新风格的数学。

朱晨畅出生于武汉的一个普通家庭。在偶然的机缘下,这个少女与数学结下了缘分。

返朴:你从小数学就很好吗?

朱晨畅:五年级的时候我转学到了新的小学,成绩一直在中游,是个很普通的孩子。有一次,不知怎么误打误撞,我在数学考试中得了满分,被选进了竞赛班。那时班里的小男孩都特别聪明,特别有灵气,和班上别的同学不一样,我挺喜欢和他们一起玩、一起做题的。

返朴:之后你就一路顺利进入了IMO(国际数学奥林匹克)?

朱晨畅:哈哈,倒也不是这样。中学时候我是Beyond的粉丝。93年夏天,Beyond的主唱黄家驹在日本意外重伤去世,我当时真的是万分伤心。后来,我得知94年的IMO会在香港举办,我觉得这是我当时唯一的机会,可以尽快去香港,祭奠家驹。我制定了一个计划,决定首先在一个暑期内,将高中余下的数学全部自学完。于是我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,顶着40度的高温,学习数学、做习题。后来回头看去,那有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努力的一段时光了吧!

返朴:但那一年你最终没去成香港。

朱晨畅:对啊,差一点就去了。不过,我倒是真的感到自己的潜力了。从竞赛成绩一般到国家队队员的层次,这些我经历了一次,就知道深浅了,觉得进入国家队也是有可能的了。这个也得感谢当时我们武钢三中的刘诗雄和钱展望两位老师。他们陪我一起培训,对我的支持与信任,让我不光是数学,在心理素养上也成长了很多很多!第二年我入选了国家队,然后去了加拿大参加IMO比赛。在那里还认识了后来得菲尔兹奖的Maryam Mirzakhani。我们俩当时是满分金牌,又都是女生,自然就惺惺相惜地自我介绍了,合了影,她还给了我她的电子邮箱,只是我当时还没见过email,还问她,这个地址为什么没有邮政编码,呵呵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