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> 新闻频道 > 商业 >

在市场冷静期中能发现优质项目的概率反而增加了

  • 2020-07-29 14:09:14

“资本寒冬”的论调已经不再新鲜,募资金额和投资规模连续两年持续下滑,疫情黑天鹅让宏观经济面临更严酷的挑战:不少人认为,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,黄金时代都已经过去了。

一片悲观的声音中,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却觉得当下才是最好的创投环境,市场在泡沫破灭,不再浮躁之后,才进入了理性调整的阶段。

吴世春将创业比做是古代的科举,天使投资是选秀才,A轮融资是选举人,IPO是中进士。无论创投环境如何变化,风口如何火热,每年能中进士甚至高中状元的,始终只有极少一部分,因此,在市场冷静期中,能发现优质项目的概率反而增加了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待疫情之下创投环境的巨变,就能以更积极的心态,去发现许多新的机遇。

一方面是随着消费心理的转变,每一种消费品都有重做一遍的机会。消费者始终希望商品品质越来越好,价格越来越低,基于这两个永不满足的需求,就会有一代一代的消费品持续涌现。

另一方面是投资者的资金将向头部的创业者集中,只有最优秀的创业者,才能在当下的资本环境中拿到钱。在经过投资人更耐心更严苛的筛选之后,存活下来的优质项目将更利于LP的投资回报及市场的健康稳定。

关于大家普遍关心的疫情之下的市场机会,吴世春觉得来自投资者的预测都是可笑的,他更愿意等待创业者发现好的机会后,再去判断、修正创业者的认知。

这样的方法论或许与吴世春过往的经历有关。在专注早期投资之前,吴世春拥有五段创业经历,参与创立了商之讯、酷讯网、食神摇摇等项目。

丰富的连续创业经历,让吴世春对创业者与投资者的关系有着不一样的感悟,他更愿意倾听、尊重创业者的想法与才华。“如果你比创业者更牛的话,早就自己去做了,再好的投资人也赚不到最好的创业者能赚到钱。”

吴世春对当下创投形势的判断与思考,或许可以为深陷焦虑情绪中的创业者,增添一份信心。

以下是「资本侦探」与吴世春的对话实录:

资本侦探:我们观察到今年上半年不管是投资数量,还是投资金额都出现了明显下降,除了疫情之外,导致下降的还有哪些因素呢?

吴世春:首先是投资人的子弹有明显的下降,去年的募资额下降了百分之五十,今年募资额又下降了百分之四五十,这就导致了资金的供给问题。

资本侦探:募资额下降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吴世春:随着银行保险资金监管更加严格,随着上市公司经营环境的变化,原来一些大的出资主体现在都不出资了,社会上能出资做VC、做PE的钱在大幅下降。

资本侦探:主要是资管新规的影响吗?

吴世春:资管新规是一方面,去年一直在增值的股权投资税收政策也有一定影响,另外,现在相比2015年、2016年的创投浪潮,很多基金回报不好,导致原来一些出资主体、一些LP就没有出资意愿了。

资本侦探:这个主要影响的是人民币基金?

吴世春:也影响到美元基金,此外疫情、国际关系等都对美元基金LP有影响,所以供给发生了变化。疫情又导致了企业的生存困难,会让出资人多观望一下。整个创投行业今年出手明显偏谨慎和保守。

资本侦探:LP对投资的诉求发生了什么变化?

吴世春:会更强调尽快退出与资金回报。

资本侦探:但在To B的创业风潮中,企业不会很快地成长为巨头并产生投资回报,这存在一个矛盾点?

吴世春:所以有一些LP今年会把资金配置到二级市场上去,他认为二级市场的回报更直接更稳定。

资本侦探:资金量的减少传递到下游,能够拿到融资的企业就会更少,这对创新创业的生态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吗?

吴世春:我觉得是挤泡沫的过程,整体的资金偏紧的话,对于很多创业者不是好事,但是优秀的创业者还是会拿到钱。原来是B级的创业者就能拿到钱,现在是A级的创业者才能拿到钱。

资金会向更头部的创业者聚集,投资者要有更强的耐心,更多的时间去比较和鉴别。

资本侦探:面对这些变化,梅花是否有重新调整自己的投资逻辑?

吴世春:我们的投资今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,我们反而觉得这是梅花去捕获一些好项目的机会,因为我们已经完成了很好的募资和资金的储备。

我们投的是偏早期的项目,偏早期的项目受大环境的影响会更迟缓一些。而且我们投的项目在科技和消费这两个领域,所以受疫情的影响也会小一些。

资本侦探:在这段时间,你和你的团队会不会讨论疫情带来哪些新的机会?

吴世春:我们也会,但这种讨论只是泛泛的,不会得出“一定有机会”的结论,那种讨论出来的机会也都是没什么效果的。这跟我们做早期投资会有一些关系,早期还是更看重创业者个人的素质。

资本侦探:长期来看整个消费领域会因为疫情发生哪些改革,你们在投资上会有哪些不一样的想法?

吴世春:消费上面,国家提出一个新的战略,要以内循环为主,兼顾内外循环,这是一个重大的信号。中国一定要发展内需,不管是所谓的消费升级,还是消费分级,都是要生产出高质量的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。用户肯定是希望品质越来越好,价格越来越低,这是两个永不满足的需求。在这种永不满足的需求里面,就会有一代一代的消费品出来。

每一种消费品,在技术出现一个新变化,或者用户的消费心理发生变化的时候,都会重做一遍。造车有造车新势力,电视有电视新势力,像小米原来不是造电视的,现在电视出货量很大,还有一些普通消费品,如饮料、美妆,公司原来不是这个领域的,因为认识到这里面的机会,发现用户某一个点需要得到满足,它就会进去。所以消费是一个永恒的主题。

资本侦探:疫情期间消费欲望某种程度上被压抑,会不会影响整个消费市场的发展?

吴世春:对于耐用品的消费是被压抑了,但是一些生活必需品还是出现了很高的增长速度,像我们投的鲨鱼菲特这种健身用的鸡胸肉,年轻女孩子喜欢的MOODY美瞳,今年都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。中国的消费市场总体偏冷,但是有很多细分领域出现了亮点。投资当然要从一个偏冷的格局中找到爆发的亮点。

资本侦探:梅花在布局消费这一块,更多的是从生活必需品方向来看?

吴世春:生活必需品里面,我们投的饮料也发展很好,但我们不仅投了生活必需品,我们也投了联想的汽车,还投了马上要发射的火箭,对我们来说,只要看到新的机会,我们都觉得是有投资价值的。

资本侦探:投资中的风险主要来自于哪方面?

吴世春:一是政策,政策的确定性和连贯性非常关键,比如2015年时政策明确支持互联网金融,当然大家都看到后面政策有很多变化。在教育、文娱等领域,如果政策能够保持连贯,投资时就比较容易规避这块的风险和雷区。

另外一块是大的黑天鹅或者灰犀牛的影响,比如疫情在国内以及全球都带来了很多变量,像Airbnb的创始人说的,他们花了十二年建立了一个商业模式,在六个月内就被摧毁了。这种影响超出了一个CEO或者一个投资人能够想象或者预测的,像孙正义投的一些项目,因为大的宏观环境的影响,损失挺惨重的。

资本侦探:疫情期间,你对创业者会有什么样的建议?

吴世春:花钱要慢,分股份要慢,引入高管要慢,产品迭代和变现要快。我们把这个叫做三慢一快的打法。

资本侦探:从全球的视角来看,你觉得中国当前的VC行业处于什么样的阶段?

吴世春:如果从全球回报来看,现在VC行业肯定是低谷阶段。二级市场屡创新高,使得一级市场的回报有点黯然无色,VC市场大头还是在中后期,早期占的比例很小很小。

资本侦探:跟美国这种成熟市场相比,中国VC市场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成长?

吴世春:各方面,规模,基金的投资能力,整个行业的链条,政策支持,LP的成熟度。

资本侦探:现在这个阶段跟前两年相比,整个创投行业没有之前那么火了,创新创业的机会也少了?

吴世春:我觉得这是理性调整的阶段,人的需求还是在不断地增加,哪怕是在疫情情况下,人只是口袋里钱少了,但是每个人还是想吃更好的,穿更好的,用更好的,这些都是最好的需求。

资本侦探:你在创立梅花创投之前也是一个连续创业者,你认为当下这个阶段是创业的好机会吗?

吴世春:如果你做好准备,任何时候都是好机会,如果你没有做好准备,什么时候都不是。

资本侦探:现阶段大家普遍认为创业机会在从C端向B端转移,对于专注早期的投资机构来说,是不是遇到一些更大的挑战?

吴世春:相比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兴盛期,其实现在的投资环境更好。

第一,现在少掉了很多泡沫,少掉了很多创业者的浮躁。第二,创业板改制后,明年后年变成了IPO大年,很多科技型企业的上市速度会比原来要快很多,这个对我们做早期投资都是好事情。

做投资有大年小年之分,所谓的大年就是今年有大的赛道、大的风口,但是,真正能跑出来的项目,一年也就那么几个。有一个比喻,创业就像古代的科举,天使投资是选秀才,A轮是选举人,能够IPO的是中进士,但是每年或者每三年也就只有一个状元,概率很低。就像现在的拼多多、头条、美团这种级别的,也是几年出一个,所以不管是大年小年,每年能中进士的也就那么多。

资本侦探:你在识人、找项目是的基本方法论会发生什么变化吗?

吴世春:我们还是一以贯之地坚持选人重于选事的原则。

我们识人的方法论只会不断地提高,我们都是花钱买过教训的,没有经过亏钱的投资人不是好投资人,没有经过周期的投资基金也不是好的基金。只有风格不飘逸,持续坚持累积某一方面的优势,这种基金才能基业长青。梅花会一直坚持在早期投资这块,坚持投科技和消费这两个大的赛道,坚持在投人这个主要的事情上。

人上面的话,说来说去还就是这几点,格局、心态和强大的内心。

资本侦探:过去二十年,新经济是由互联网技术来推动的,接下来,你觉得系统性的机遇会由哪些因素推动?

吴世春:我觉得本质上的驱动无外乎就是两个,一是技术的创新,二是需求的拉动。

资本侦探:你觉得哪些方向的技术会带来比较长期的机会?

吴世春:像5G的应用,人工智能的落地场景,大数据,一些硬件技术的突破,都会让很多产品值得重做一遍。

资本侦探:你最近提出一个概念叫“直播互联网”,直播这个赛道已经有非常多的巨头入局了,对于创业者来说还有哪些环节是有机会的?

吴世春:我们去投的话并不会预设立场,预做判断,而是等创业者发现好的机会,我们再去跟他聊,判断他的认知是不是到位,投资人的预测都是很可笑的。

资本侦探:你们更相信创业者,而不是相信自己的直觉?

吴世春:对,我们更相信创业者的感觉。如果你比创业者更牛的话,早就自己去做了。再好的投资人也赚不到最好的创业者能赚到钱,像黄峥现在的身家那么高,如果投资人知道拼多多能做得这么大,完全可以自己做了。

资本侦探:那投资人相对创业者来说,更需要的能力是什么?

吴世春:倾听、平衡、抗风险的能力,因为他需要对资金进行配置,有些要投比较稳的,有些投风险大一点的,要达到平衡。

资本侦探:现在还能找到那种在比较短时间内实现千倍百倍增长的机会吗?

吴世春:创业追求百倍千倍的回报,那就是本末倒置。只有先做好产品,满足用户和客户的需求,才有可能活下来,活下来之后,如果有好的资本市场的退出渠道,才有可能去谈回报,而不是一开始就先谈回报。

资本侦探:那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有这样的机会在吗?

吴世春:我们也不去追求所谓的百倍千倍的回报,常规的一个项目能有二十倍到五十倍回报就不错了。

资本侦探:作为投资人你们是喜欢看到有很多风口起来,还是更喜欢整个行业是在一个比较平稳低调的状态中?

吴世春:我们肯定是喜欢后者。风口都是毁灭财富的地方,会导致社会要素的扭曲配置,很多创业者也是为了迎合VC的胃口,盲目地创造一些概念,这不仅浪费了社会的人才,也浪费了社会的资金。

我们是所谓的金融工作者,帮助LP去管理资金,我们希望社会越理性越好。社会要鼓励创新创业,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。不管是出于对创业这件事情的理解、认知的深度,对创业难度的预判,还是对整个创业过程中艰辛的忍受,绝大部分人都是不适合创业的。

应该让适合的人拿到适合的钱,得到应该有的支持,然后去改变一个行业,一个领域,甚至改变社会。资金错配会导致社会财富极大的浪费。

Top